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游戏·竞技 > 美利坚念诗之王 > 第2章 熏鱼披萨

美利坚念诗之王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听书 - 美利坚念诗之王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2章 熏鱼披萨

分享到:
关闭

“你相信耶稣,他的独子,我们的主吗?”

“我相信。“

“你相信圣灵,神圣的教堂吗?”

“我相信。”

“你弃绝撒旦吗?”

“我弃绝。”

“包括他的所作所为?”

“我弃绝。“

“包括他的虚伪?“

“我弃绝。”

“你愿意当他们的教父吗?”

“我愿意。”

…………

俞鹏脑子里乱的很,他有点搞不清楚现在的状况。

几个小时之前,因为2020年的疫情,他正在家里隔离。

不能出去吃喝嫖赌,老婆孩子又回了娘家,独自一人的俞鹏默默打开了平板电脑,脱了裤子躺在了床上,打开网盘,点开了一部电影。

是马丁-斯科塞斯的《爱尔兰人》,70岁高龄的罗伯特-德尼罗与阿尔-帕西诺在剧中返老还童,利用最新的特效技术让他们的面容回到中年时代,讲述50、60年代意大利帮派的故事。

电影很长,三个半小时,是马丁-斯科塞斯最擅长的故事内容,还是那个让人熟悉的味道,就是稍稍有些老旧了。

电脑特技可以修复演员的面貌,但修复不了他们的神态和动作,两位传奇的演员在影像中还是老态尽显。

时光是再也不会回来的,这是一部好电影,但有点不合这个时代。《爱尔兰人》在奥斯卡最佳影片的角逐上输给了韩国人的《寄生虫》,获得多项提名后是颗粒无收。

俞鹏抱着平板电脑看着德尼罗和帕西诺的表演,感受从上个世纪70年代《教父》开始流传下来的黑帮电影的余温,躺在床上不知不觉的的就睡着了。

不知道睡了多久,俞鹏眼睛迷迷糊糊的睁开,感觉眼前是漆黑一片。

俞鹏心想,我睡了多久,都晚上了?接着俞鹏就感觉到脑袋很疼很重,脑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搅拌一般,他感觉自己都有点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是谁,叫什么名字了。

他从床上爬起来,眼皮子特别特别的重,嘴巴很干很干,他想起身去客厅喝点水,又发现腿很沉,费了很大的劲才站起来。

“怎么感觉床这么矮啊?头好疼,糟糕我不会感染了吧?没道理啊,我一直都没出门……”俞鹏脑子里乱糟糟的,摸着门框出来,然后感觉有些不对。

这门的位置有问题,家里房间和客厅的门不在这个方向啊,而且门的手感也不对,怎么是金属的?

俞鹏摸索着往前走,他的眼睛很难睁开,他觉得自己不是在自家的客厅里,肯定不是。他摸到了什么?好像是个金属锅?还是盆?这里是哪里?是在厨房间吗?他费力的睁开眼睛,感觉有一道光线照过来,好像是一道门,一道缝隙中透出光的门。

突然他眼前一黑,一股什么东西冲上了脑门,接着天旋地转的感觉袭来,他感觉站不稳要倒下去。俞鹏努力想抓住些什么,他伸手去捞去抓,但他还是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,顺带把一堆东西哗啦啦给带到了地上,摔出一阵巨响。

外面立刻传来一阵动静,什么情况?有人在我家?老婆孩子回来了吗?

俞鹏坐在地上,用力揉着自己的脑袋,他觉得自己的意识似乎分裂了,思考变得特别不顺畅。

他努力的想着自己的名字,想着他在哪儿,然后听到外面有人喊了一声,“arthur!isthatyouarthur?”(亚瑟?是你吗亚瑟?)

为什么有人在说英文?他在和谁说话?

俞鹏脑子里还在思考这个问题,嘴巴却不受控制的动了起来,“yes,it""sme!(是的,是我!)”

俞鹏惊呆了,他惊讶的不是自己会说英文(yes,it""sme这话他儿子都会说),而是他的声音,这不是他的声音,完全不是。

这时,俞鹏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,接着是“啪嗒”一声,眼前一下子亮了起来,俞鹏低下了头,觉得脑袋没有那么晕了,就还是有点疼,然后有个人朝自己走了过来。

俞鹏听到他说了两句话,迷迷糊糊的没太听明白,好像说到了什么”ass“(屁股),”fxxk“之类的词。

接着这人来到跟前,伸出手抓住俞鹏的胳膊把他给拉了起来,俞鹏觉得脑袋已经不晕,可以站起来。同时他睁开了眼,然后看到眼前是一个脑袋有些秃,耷眼高鼻的外国老头,这老头也在看着他。

然后老头伸手搂住了自己的肩,一副很亲密的样子,道:“arthur,haveyouwantedtojointhefamilybusiness?nowhereisachance.youdon""twannabeacookallyourfxxkinglife,doyou?“(亚瑟,你不是一直希望能加入家族的事业吗?现在有一个机会摆在你面前,你要不要试一试?你总不希望一辈子做一个厨子吧?)

又是英语?再看看这老头的样子,还是外国人?你怎么还没戴口罩啊?哪个国家的你?

然后俞鹏发觉自己竟然能听懂,俞鹏的脑海中很快冒出一个令他震怖的想法,“我不是我自己了。”冒出这个想法的原因很简单,因为他自己在用英文思考,脑子里在一个个的往外蹦英文单词。

“这tm的到底是怎么回事?老子在哪儿?老子是谁?”

俞鹏愣在了原地,搂着他的外国老头蹲了下去,从地上捡起些什么,递到俞鹏跟前,道:“亚瑟,你又在赌博了是吗,又出老千了?把它收好,跟我走,以后你不用再出老千了。”

俞鹏看到老头手里拿的是四张扑克牌,一张红桃2,一张黑桃3,一张草花6,一张方片j。他从老头手里接过牌,看着这四张莫名出现在自己身后的扑克牌,俞鹏感觉自己的脑子里逐渐清醒了过来。

亚瑟,亚瑟-卢西亚诺。

俞鹏脑子里首先冒出了这个名字,这是他现在所拥有身体的人的姓名。

俞鹏意识到自己穿越了,真是日了狗,看了部电影、睡了个觉,就穿越了?

“不会穿到电影里了吧?这是哪部电影?亚瑟-卢西亚诺,感觉是什么电影角色的名字。”

俞鹏平时没少看各种电影,正经的不正经的,而卢西亚诺这个名字,还有眼前的这个场景,如果真的进了电影,应该是个正经的电影。

关于这具身体的记忆通通涌了上来,面前的这个老头是自己的伯伯,托尼-卢西亚诺。

还有这里是托尼经营的餐馆的厨房,亚瑟就在这里工作,是个做意大利菜的厨子!

“这货原来是个厨子。”俞鹏已经开始认真审视新的身体和意识了。

对于穿越这种事,俞鹏还是比较淡定的,既来之则安之,而且说不定是个梦呢?再说了,自己是睡着觉穿越的,没被车撞没掉下山崖,也许原来世界的自己还在,父母妻儿就不用担心了,先顾好眼前的事吧。

人的适应能力是非常强的,很多想象中觉得不可思议的情境,人都能接受并存活下去。想想也是,人类这个群体怎么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,本来就是个谜,人类族群不还是好好的繁衍生存,偶尔有少部分人要死要活的,不影响大多数人顽强的生存下去。

俞鹏就是这类大多数人中的一员,他从托尼-卢西亚诺手里接过这四张牌,塞进了口袋里。

一种强烈的预感告诉他,这四张牌和他现在的处境有很大关系。

接着他跟着托尼离开了厨房,来到了餐厅的大厅中,那张亮着一盏台灯的圆桌前。

俞鹏——也叫亚瑟-卢西亚诺,见到了穿着运动衣的矮胖马西诺,穿着麻布衬衣的吉根迪,以及隐藏在灯光外的黑暗中,只能影影绰绰看到大概样子的“参谋”、“打手”们。

亚瑟心里清楚,这些人都是黑手党,纽约几个家族的党魁,他们聚在一起肯定没好事。

亚瑟的父亲卢瑟-卢西亚诺过去就是卢西亚诺家族的党魁,在亚瑟只有5岁的时候死于一场意外。伯伯托尼接管了家族,亚瑟和母亲成为了孤儿寡母。他母亲还是个华人,外公外婆是当年的在美劳工。

“怪不得能穿越到他身上,原来有一半的华人血统,那还真是正好了。”亚瑟心里想道。

而此时,马西诺等人也在盯着亚瑟上下打量,因为托尼提出了一个建议,他说:“这是我的侄子亚瑟,绝对的可靠,绝对的聪敏,他会是完成任务的不二人选。”

马西诺和吉根迪对视了一眼,对于托尼的这个侄子他们是有所耳闻的,一个游手好闲,一根筋又没什么本事的年轻人,混在伯伯的餐厅里做个平庸的帮厨,在”黑二代、黑三代”里算是混的比较惨的那种。

马西诺道:“亚瑟,是卢瑟的儿子吗?如果他和卢瑟一样,我倒是相信他。”

吉根迪则说:“他是你唯一的侄子,你确信让他去执行这项工作?”

亚瑟听到他们的对话,凑过去问托尼,“叔叔,什么工作?”

托尼道:“送熏鱼披萨给一个客户。”

熏鱼披萨?亚瑟不知道还有这种披萨,美国人有这种吃法?怎么有种麻辣豆腐包子的感觉。

托尼又对马西诺等人道:“亚瑟过去的确不太显眼,但他现在长大了,人大了都是会变的。他最近想进入家族做事,我觉得对他来说是一个机会。不是吗马西诺,你在接手家里的事之前,年轻的时候不也没穿裤子光着屁股被人给追着打过?“

马西诺涨着脸梗着脖子想要反驳,但吉根迪朝他使了个颜色,他捏了捏拳头咽下了这口气。因为两人都不想出人刺杀阿布拉莫,成功了还好说,失败了被盯上就麻烦了。

现在托尼把自己的侄子给推了出来,马西诺和吉根迪心里都清楚,这就是让自己侄子去送死。如果这小子真能杀掉阿布拉莫,按照善后的安排,他会被送离纽约,去加拿大或者南美呆一段时间。如果失败,亚瑟可能当场死掉,或者逃回来,作为“讲和”的筹码送给阿布拉莫处理。

而第一种情况就算发生了,一旦离开了纽约,亚瑟身上会发生什么也不难想象了。

想想很残忍,明明是自己的侄子,却要把他推上这样的绝路。

但马西诺和吉根迪都知道,当初亚瑟的父亲是怎么死的,托尼又是怎么做到了家族老大的位置,这其中的内情或许只有亚瑟自己这个混小子脑子里不清楚。

身边有这么一个不停长大的“哈姆雷特”,托尼当然心神不安,哪知道今晚在商议刺杀计划的时候,这没出息的家伙正好在厨房仓库睡觉,真是天赐良机。

“我和马西诺都没有意见,那具体的事宜就交给你,还有亚瑟了。还是那句话,所有的费用我会承担,祝你好运,小子。”吉根迪发话了,他起身走到亚瑟跟前,用手摸了摸亚瑟的脸庞,然后和托尼互相拥抱、碰脸致意,他要离开了。

马西诺做了同样的事,还给了亚瑟一个深深的眼神,眼神中带着一点戏谑、同情。

两人带着下属离开了,他们要做的只是决定谁来做这件事,至于怎么做,他们不需要知道,也不想知道。

知道的越少,对自己来说就越安全,一旦计划失败,他们可以尽量撇干净。

餐厅里只剩下亚瑟、托尼,托尼的军师凯西,保镖罗素,以及最信任的手下蒙托洛。

亚瑟被托尼叫到圆桌旁坐下,在这个餐厅的角落里,这盏台灯就是黑暗中唯一的光亮。其他人都消失在了黑暗中,听到“吱呀”的门声,知道其他家族的人都离开了。托尼的脸在灯光和黑暗中显得更加的阴骘,他原本就长着鹰钩鼻,脑门还秃着,活像一个秃鹫。

凯西倒是头发浓密,他梳着标准的大背头,发胶让头发一丝不乱服服帖帖。他坐在托尼身边,他对托尼和他的头发一样服帖,两人是绝好的搭档。

蒙托洛是个卷发的胖子,他端着凳子坐在圆桌不远处,只有罗素双手交叉在裆前,站在那里。罗素身材高大,面孔严肃,他当过兵,去过越南,他不是意大利裔而是德裔,但这不影响他成为托尼的贴身保镖,他实在是身手过人。

亚瑟的眼神从他们脸上一个个的扫过去,翻起脑海中对他们的记忆。

托尼双手交叠地看着亚瑟,他在等亚瑟开口询问,结果半天亚瑟都一言不发。

这不像他,亚瑟一向是个咋咋呼呼,没什么脑子的年轻人,这点很像弟弟卢瑟。脾气直爽没什么心眼,但偏偏又对女人心软,很讲义气。

终于托尼忍不住了,问道:“亚瑟,你就没有什么问题要问吗?”

亚瑟反应过来,想了想,问道:“嗷,问题,是的,我有问题。”他心里的问题可tm多着呢,刚穿越来,谁还不是满肚子问题啊。

亚瑟停顿了一下,想了想,问了他最想知道的答案的问题。

“现在,是几几年?”

“什么?”托尼没想到亚瑟问这么个问题,以为自己听错了,你小子不问问到底是要做什么任务吗?难道真以为是送熏鱼披萨?

“呃,我是问,现在是什么时间,几几年,几月几号,几点钟,我脑子有点睡迷糊了。”

“fxxk,你这个傻小子,我看你是赌博赌糊涂了。现在是凌晨12:23分,3月25号,1994年。”托尼看了看手表回道。

“1994?现在是1994年?原来是1994年。”

俞鹏知道,如果不是梦,他就穿越到1994年的美国了。

可是1994年有什么呢?发生了什么呢?他不在中国,暂时也没法回去,那他能做什么呢?

作为一个体育迷,对于1994年,俞鹏脑子里只闪过三件事:1、nba休斯顿火箭夺冠。2、美国世界杯巴西队捧杯。3、中国甲a联赛正式职业化。

可这些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?俞鹏不清楚,此时莫名想起了口袋里的那四张牌,那种强烈的预感又袭来,可他怎么想都想不出来,好像有人在他脑子里藏了什么东西,却不让他打开。

“嘿亚瑟!你就这么一个蠢问题嘛?”托尼看到亚瑟又在发呆,心里确信这个侄子十有八九完不成任务,已经开始计划怎么把他抛出去背锅,安排善后事宜了。

“哦不,不,哦,我还有别的问题,别的问题,呃……我想问,熏鱼披萨该怎么做?”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美利坚念诗之王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wei1998.cn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