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仙界陨落之后 > 第124章 自我之道

仙界陨落之后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听书 - 仙界陨落之后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第124章 自我之道

分享到:
关闭

那种感觉就像是从深海中浮出水面,从压抑中解脱,重现光明。方山猛然睁开眼睛,消失的感觉重新归来,他再次掌控了自己的身体。

“成功了!”方山大喜,露出了迄今为止最大幅度的表情变化。

他强烈的喜悦之情甚至影响到了怀里的小家伙,大尾巴的白松鼠欢呼着从他的怀里跳了出来,小小的爪子里还捧着一块漂亮的石头。

“吓!”

“哼,我本来就很聪明!”方山骄傲地抬了抬下巴,回答着小家伙。

被魇云隔开并不代表安全,方山已经醒悟,知道自己见识浅薄,所以他认为剑七很可能拥有某种突破魇云攻击自己的方法。不能坐以待毙,那便主动出击。

第一手是假动作,欺骗剑七,让她以为自己要和她通过无定重音比拼真气,然后以此误导她判断出自己的“真实意图”,比拼精神修为。

第二手才是真正的攻击。方山假设剑七真的如他哥哥剑八说的那样是个“神仙转世”,那自己的精神修为肯定不敌对方,待自己惨败后,剑七一定会像控制钱龙一样控制自己,这时就可以触发他在体内埋下的最后的道尽玄功,把剑七的精神直接暴露在天地大势之下!

剑七不懂得道尽玄功的奥妙,不会在天地大势与自己的势中间寻找平衡点,所以她的精神将在接触到天道的瞬间完全崩溃!

方山向小家伙说出自己的作战计划时,小家伙十分紧张,还拿出了自己的石头武器,表示要和他并肩作战,如果方山被控制了,那它就用石头砸方山的脑袋,把方山敲醒。

好在方山计划成功了……

他笑着对小家伙说道:“剑七就算本事再大,她的精神都会在天道意志下崩溃,赢的人还是我们!可惜魇云挡住了我的感知,否则应该能感知到她的势消失的情景。”

说着,他才终于轻松了下来,身上伤痕的疼痛逐渐清晰。这场架打得又急又烈,他的伤本来就没好,又被剑七的桂枝剑在胸前要害处划了两道深的,战斗时紧张的情绪让他忘记了疼痛,稍微松懈下来,便感觉到了全身上下如潮水一般的疼痛和疲惫。

躺倒在地上,小家伙的尾巴扫过他的脸颊,好像这样可以驱赶走什么一样,方山会心一笑,却是感觉好受了些许。

闭目养息着,恍惚之间,方山的耳边传来一丝若有若无的声音。声音本来忽远忽近,十分模糊,但渐渐地,它距离方山越来越近,终于清晰地传进他的耳中。

“我承认我小看你了,你的功法确实很了不起,不,更确切的说,这是我见过的最不可思议的功法,它超出了我的理解。

但是,我同样超出了你的理解!”

心神大震,汗毛乍起,呼吸停滞,心脏猛然收缩。方山的感知在一瞬间扫过周边所有的空间,却不能发现这声音的来源。原本放松的神经就像是弓弦一样骤然拉紧!

感知不到!

于感知之外,剑七的声音再一次传来:“你所修并非炼魂之道,应该无法理解,那就让我来给你解释一番。”

方山的感知中空无一物,立刻转变为次声感知,次声声波以他为中心向四周扩散,深入地下,却撞在四面八方的魇云上,反弹回来。还是感知不到,声音到底从哪里来的?剑七做了什么?方山把小家伙深深地藏在了怀里,体内浩瀚的真气运转到了极限,试图以此应对不知来自何方的未知攻击。

剑七的话不紧不慢,带着一切尽在掌握的从容。

“炼精化气,炼气化神,这是天道劫运修炼之法的前两步。作为修行的基础,它足够完整,也容易修炼,可以普及,所以炼魂修炼者便直接拿来用了。即便略有改动也不变其宗。

炼魂一道真正区别于天道劫运一道的地方便是下一步。炼神还虚,是求阳神,以胎养精神,阳神成元婴。天道劫运修炼到这一步便将开始度过重重天劫,以天地劫运他化己身,取天地伟力于自己。可无数前辈用事实证明,取自天地的伟力终将归于天地,人身必将承受天地自然的劫数,越是修炼到更高的境界就越是身不由己,哪怕孤独世外也会有因果业力缠身。到时别说超脱,就连自保也尚且不能,终将身死道消,一身伟力再次归于天地。

而炼魂一道则是自我一道。灵魂是否真的存在,这件事到现在也是个谜题,没有人能给出答案。但我们每个人的自我则确确实实地存在这世上。我是剑七,哪怕我换了样貌,换了身体,换了性别,我依旧是剑七,我就是我,我的自我以有别于他物的事实存在着,这就是真实。既然如此,又何必在意灵魂的存在与否?

是人类发现了存在于体内的某种本质,并把他定义为灵魂?还是智慧的意识在追逐自我的过程中把【我】的最终形态称作灵魂?

这其实并不重要。因为我已经明白,且不可动摇的认为我就是剑七。

既然如此,剑七就是我的灵魂!

我的修炼,便是通过天地灵气这一超凡的力量把名为【剑七】的灵魂具象化!”

方山心中升起一抹怪异的感觉。他其实猜到剑七想要通过对话吸引自己的注意力,拖延时间,以此来完成某种对自己不利的手段。他知道自己不应该被剑七的话吸引,但剑七所讲述的练魂一道就像是一道弯弯的钩子,钩住了他的心。道尽玄功是未完成的功法,而练魂一道很有可能就是道尽玄功所缺失的一部分。此时,方山的心中不由得生出一种感觉,他觉得如果他此时错过了,那么他以后就永远也不能完整道尽玄功了。

剑七提出了一个疑问。

“要如何把虚无的精神修炼成切实存在的灵魂呢?”

“修炼者可纳天地灵气,融合人体精气或者先天胎息修成真气,精神以真气为载体出现在我们眼前。天地灵气乃是来自天地的伟力,是桎梏。前辈们为了打破这一桎梏想尽了办法,炼魂一道总结前人经验,作出了一个假设。”

“假设天地有意识,天道有灵,天地伟力被我等修行者夺取,所以才想要取回。既然如此,我们又何必贪恋那本不属于我们自己的力量?我们可以把天道的力量当做工具,当成手段,与天地伟力对抗。在一次次的对抗中,我们会不断地认识自我,从模糊变成清晰,从无到有。

灵魂的力量才是我们自己的力量,那份对于自己的认知,那份不会动摇的意志才是我们超脱的钥匙!而天地伟力,不过是磨剑石罢了!”

剑七的话犹如暮鼓晨钟,方山只觉得振聋发聩,心神大震。从小白口中得知练魂一道后,他一直以为炼魂所炼之“魂”是某种不同于阳神元婴的力量,此时此刻他才明白:炼魂,是追寻自我的过程。

自我?

方山心中不可避免的生出一股迷茫。我是谁?我是方山吗?方山只不过是一个名字而已,谁都可以是方山。如果当年被师父捡到的婴儿不是自己,而是另一个人,那么他(她)也可以是方山。师父的教导,与师兄妹的经历,自己的人生,其实都是可以复制的。自己的人生经历塑造出了自己现在的性格和智慧,那么以同样的经历所复制出的人不也是方山吗?

既然我不是方山,那我是谁?

为什么,为什么剑七可以如此笃定地认为自己是剑七?为什么她不会动摇?

随着越来越多的思考,不可遏制的想法侵蚀了方山的脑海,他的心被迷茫所占据,呆在原地,不知所措。

就在此时,钱龙,也就是剑七的身影从方山脚下的地面缓缓破土而出,留下身后一缕缕丝带状的魇云。

剑七神色复杂地看着眼前因为迷茫而封闭在自己世界里的方山,“越是聪明的人越是会走进自己的思想牢笼中。这小子,竟然只是因为我的只言片语思考到近乎走火入魔的地步,确实无愧太阴神子的身份。”

可随即她话音一转,又道:“可惜,太阴神子只有一个,而那个人就是我!”

说罢,她就要对方山出手,却见方山眼中迷茫突然退散,恢复了清明,在走火入魔的最后一步悬崖勒马!

这一刻,剑七神色动容。

了不起,确实不只是一个修炼了神功的好运小子……

方山恢复了清醒,但却不是大彻大悟,他还没有那么妖孽的心性。他只是把那份迷茫沉在了心里。

可是他还是晚了一步。剑七已经用密法缚住了他的身体,他现在只觉得真气仿佛变成了冰块,身体也像是变成了石头,僵在原地,就像是板上的鱼肉,任由剑七宰割。怀里的小家伙同样木头似地一动也不动。

剑七虚握着手掌,掌心向着地上的方山,不再吝啬自己的赞许:“你确实是个了不起的小子,可惜晚生了几年,如果你我同龄,或许你能更胜我一筹。但是世上没有如果,太阴神子相见只有一个能活下去,你做好死的准备了吗?”

方山沉默不语。

他本是一个修行者,志在超脱,从未思考过死亡。但现在他成了复仇者,师门恩怨未结,仇人尚且逍遥,自己又怎能轻言死亡。

可他已经山穷水尽了。

剑七太强了。

从交手到现在,方山甚至无法理解出剑七真正的力量。她如何能从天地大势的压迫中守护住了自己的精神?现在囚禁自己的招式又是什么?他无法理解,更别提破解。

他败得太彻底了。

或许是不甘死亡的垂死挣扎,又或许是其它什么,一个念头突然在方山心中生起。既然无法推测,那不如直接开口询问。

明明剑七没有任何理由回答自己,但方山还是开口了:“你的招式,你的力量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剑七也没有想到死到临头的方山竟然会反过来询问自己。她心生愕然,眼神中闪过莫名的神色,竟然真的回答了起来:“我已经告诉你了。练魂一道重在与天道的对抗中寻找自我。自我的力量是无穷的,只要修炼到足够高深的境界,人的自我便能对抗天地的意志,甚至反过来压制,超脱天地。

我的修为不到家,境界还不够,无法抵抗天地意志,但在天地意志下保持自我还是勉强能够做到的。自然,以我的精神境界来控制尔等的躯体也能轻而易举,若不是你炼气化神境界太高,真气修为又太夸张,只要与你的距离足够近,我本可以像控制这副躯体一样控制你。”

“精神?”方山一时不解。

“精神可以操控真气,当然也可以控制血肉!”

“只是精神?”

“只是精神!”

方山仰头看向“剑七”的眼睛,感觉就像是在夜晚仰望月亮。剑七没有欺骗他,但方山却感觉自己在听着天方夜谭。

剑七看出了方山的不相信,补充道:“或许你觉得我说的话是天方夜谭,但只要你见过七彩老人和武神殿殿主,就能明白我所言非虚。”

“你的话难不成是在说,这世上只有七彩老人和武神殿殿主在练魂上的境界比得上你?”方山听出剑七话中的傲然,更加不相信了。

武神殿殿主也好,七彩老人也好,在所有修炼者心中的地位几乎和神话传说等同,剑七不过是一修剑门派的后辈,如何能与这两位相提并论。

谁知,剑七竟因方山的话露出了一抹不屑的神色,狂妄无比地说道:“我们三人修炼理念不同,这境界二字你用错了!”

方山默然。

自创立道尽玄功以来,他就自认为自己不输五龙,只有修为前后之别。但他今日才见识到,原来这世上还有比自己更狂的人。

方山心里还是不信的,任何一个人都不会相信剑七的话。

精神意志只是一个人思维的聚集体。它很脆弱,也不稳定,它的力量就像是泡沫幻影一样,触之既碎。精神只能与真气共存,更确切的说,精神本身就是真气的一部分。就像脑袋是人的一个器官,没有人只剩一个脑袋还能活着……

方山心思一顿,嗯,这个比喻不是十分恰当……

《仙界陨落之后》无错章节将持续在热门小说吧小说网更新,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热门小说吧!

微信扫一扫,好货要分享
仙界陨落之后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wei1998.cn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